柚奈。灣家人一枚。
同人本通販區在社團網頁中
若須通販請前往社團網頁(見側列)

【蕉橘】《重生》无料释出



  面前的木色让她笑了出声。

  这是死了吗?在焰火围绕的战场上被他的刀杀了吧。

  不过死了也好,至少不用就这麽杀戮下去。


  「妳在笑什麽。」

  男人的声音出现在镜音铃耳边,回过头,瞪大双眼,男人身上不是她熟悉的黑色军装,而是更为日常的白领衫。

  「为什麽……」

  镜音铃不能明白,这男人为什麽和她一同到地狱了?在那场焰火围绕的地方,她明明是被他的刀给杀了。

  「没有为什麽,妳在我家,妳没死。」

  镜音连的话让她瞬间清醒,从被榻中坐起,真实的双手与触感令她惊醒。

  她,没死。

  「……为什麽你不杀了我!为什麽,你要救我。」

  近乎崩溃的尖叫,从解脱的梦中回归现实,这表示她又要再一次面对鲜血、悲伤、痛苦,与其如此,为何不让她就此坠落地狱,沉静在狱火的彼岸花中。

  「……我下不了手。」

  伸出手,镜音连抚过少女脸容,髮上那朵艳红花饰代替少女的鲜血变得零碎。



  她或许离开了吧?

  当初救她的原因连镜音连都想不明白,他无法对她下手,他无法对那女人挥下尖刀,他最后只能将她带到自己的住处,抚摸被他斩碎的髮饰,看她流下眼泪的睡颜。

  「连,你做得很好,为国家去除了一个麻烦。」

  面向声音来源,镜音连点了点头,他现在没有心情去思考其他事情,他脑裡只想着那名躺在他住处的客人,镜音铃。



  对她来说,她早已身陷地狱了。

  当她手染鲜血那刻起,她便没入血红的狱火。

  拆下破碎的髮饰,金黄的长髮散落而下,凄凌的模样让她忍不住自嘲一笑,打从第一次死亡,她便只剩下破坏与杀戮,现在已是第二次重生,她却什麽也没有了。

  「……我到底,在做什麽?」

  从被窝中起身,推开老旧的木窗,窗外的风景仍和往常一样。

  少女站起身,将碎花布扔落至地,披着散乱的髮,她推开门,迈步走出。



  未上锁的门,当他转开门把时其实还带着一点期待,或许进门后还能看见那头飘扬的长髮和纤瘦的身躯。

  不过事实上,他的希望确实是落空了。

  踏上榻榻米,没摺好的床被已失了温度,地上的碎花布让他意识过来自己是多麽在乎这女人,镜音连捡起碎布,握紧,就听到门板被推开的声音。

  他所盼望的色彩出现在他眼前。

  「……」

  「……我以为妳不回来了。」

  扬起嘴角的笑,他放下手裡的布。

  「我也没想到我会回到这裡,这个名为现实的地狱。」



  镜音连老实说一句,他从未想过把人从路上捡回来会有如此的困扰。


  「……不会吧?都这年纪了还没碰过女人?」

  湿漉的长髮,丝毫不顾着週遭就只包条毛巾,镜音铃向背对她的男人笑了声,将自己的长髮随意盘起。

  听见身后的声音就不自觉烦躁,镜音连撇过自己那张泛红的脸,不断在自己心中告诫自己别去注意少女。

  「喔?不会真的没碰过女人?我只是随便讲讲呢。」

  调戏般的话语,少女贴上少年的后背,鬆软的胸部压上背部,一个翻身,少年像是按耐不住自己,将少女推倒在地。

  「……囉唆。」

  看他抽蓄的嘴角,镜音连在动作过后一秒又瞬间起身,单手捂住自己口鼻,背对少女。

  那是,鼻血?

  自指间溢出的鲜红映入眼裡,镜音铃笑了下,摇摇头。

  「……果然还是小鬼。」

  「囉唆。」


一发完←
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柚奈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