柚奈。灣家人一枚。lofter是全職放置區。

【伞修】标题还是妹有(乾

。说是原着向啦

。有点悲伤是不是?可是在我心中是甜(脑呢

。一样是个试阅


印量调查老样子,明天截只,虽然我今天就要送印ㄌ,可是我封面还没搞定,等等来准备封面呜呜呜


我跟我弟和我妈吃完饭后我弟跟我回家了

我弟:有饼乾耶!

我:吃呀。

我弟:有饮料耶!

我:喝呀。

所以我弟就在后面很吵的玩(我的)手机、吃(我的)饼乾、喝(我的)饮料,可恶怎麽有个那麽讨厌的弟弟(?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「出门啦,晚些儿回来,不用等我吃晚饭了。」

  钱包和帐号卡塞了口袋,叶修告知了声就出门。

  这时节是梅雨,叶修拎了支伞,没雨还算是幸运,但晚些就不怎麽能确定了。

  路上没多少人,就几个路人四处晃而已,其中还穿插了一些情侣和站在旁边拿花等人的年轻小伙子。

  叶修进了家蛋糕店,不是特别爱吃蛋糕,就是觉得特别日子,那就该吃个应景。

  把店员的推荐话语当背景音乐,叶修瞧了瞧展示窗,注目到的只有旁边那块草莓蛋糕,没什麽特别,就是鲜奶油和草莓。

  「来个两块草莓蛋糕。」

  叶修掏出钱包,就算自己可能吃不了两块,还是掏钱就这样买了。

  拎着蛋糕,走在街上。叶修招呼了台计程车,上了车,将蛋糕放在旁边的空位,这才报了地址。

  「师傅,麻烦去趟墓园。」

  大白天的,去墓地也没啥,师傅没多想,就当扫墓吧。

  去墓园的路不远,不过还是有些距离。车子颠簸,蛋糕盒子在旁边跳着,叶修看看窗外的风景,其实不只每年扫墓会来,自己瞒着苏沐橙,来这好几次了。

  付了钱,然后下车。叶修没买花、没买香,提着块蛋糕,哪像来扫墓的?谁生日还来扫墓是吧?就某方面而言,他是来庆祝生日了,和喜欢的人一块庆祝。

  「苏沐秋,你欠我几句生日快乐来着?」

  蛋糕这麽扔在地上,嫌地上还有些潮湿,叶修蹲着。每一年的五月二十九日,叶修会自个儿偷偷来这庆生,人家总说生日要和喜欢的人一块过,喜欢的人不就在这儿吗?

  「你肯定嫌我烦是吧?怎麽,太常来你还不高兴呀?怎麽有个那麽囉嗦的人呢。」

  看着苏沐秋的墓,不是第一次自言自语了,或许说这是别人眼裡的自言自语,在叶修脑内,似乎还有听见苏沐秋的回话,很小声,很怀念的回话。

  叶修都能想像苏沐秋会说什麽话,一看见叶修的那句「我靠,你怎麽又来,你看不腻这墓牌子,我还看腻你了呀。」,叶修不用和苏沐秋面对面都能听见。

  「先说呀,我生日,你还提什麽沐橙,我可跟你吃醋呀。」

  蹲久了,腿自然痠,瞧瞧地板,似乎也不算髒,乾脆一把坐下。几乎每次来,叶修总觉得苏沐秋会谈到苏沐橙,这男人不算妹控,就是担心罢了,毕竟这麽多年也就他们两人相依为命,顶多之后多了叶修。

  「不谈沐橙,自然也很多能谈吧?谈个荣耀、谈个我现在如何,不是也挺好?」

  盘腿坐在地上,叶修撑着脸,就想着苏沐橙肯定会说「不说沐橙,我们说啥呢。」这样的话,然后紧接一句「谁理你现在如何呢,看你还不是活得好好,还能活很久呢。」。

  「就你还这没良心,亏我还人挺好呢,还不是记着你爱吃草莓蛋糕?自个生日还自个买蛋糕,苏沐秋,你欠我两块蛋糕,将来要还呀。」

  说起草莓蛋糕,叶修想起从前,那时候也是叶修生日,苏沐橙那天不知怎麽,坚持说生日就要吃蛋糕,几个人从扑满凑了几块钱,这麽一起,就到蛋糕店去。「哥哥、我想吃那个,看起来好漂亮呀。」、「呃……沐橙乖,等哥哥有钱了给你买,这三个人买不了。」、「沐秋哥哥,我想吃那个巧克力的。」、「呸,你这年纪还叫我哥哥?多丢人呀,闭嘴别叫了……草莓,我们就草莓,你不准挑。」,最后就苏沐秋一人挑了,谁也没注意不对劲,苏沐秋怎麽挑,叶修怎麽吃,最后叶修和苏沐秋还为了叶修蛋糕上那颗草莓互吵,一人争着「我靠,那我的草莓吧?苏沐秋你还要脸吗?今天可是我生日。」、一人吵着「谁理你,我可是把我的给沐橙了,你把你的给我供出来!拿出来抵房租呀。」。

  「这麽丢脸的事我就是还记得,怎麽?还会担心我去外头找情人?」

  把苏沐秋幼稚的脸记得一清二楚,叶修就是那麽记仇那颗草莓,一莓之恨,千古难忘。不过说是记恨,倒不如说是记住了苏沐秋喜欢草莓这点,直到那天,叶修才知道苏沐秋原来爱吃这种玩意。

  「等哪天,有人能让我忘了你,我就会和那人在一起了,你别担心。」

  趁还没下雨,叶修拆了蛋糕盒子,将蛋糕放自己面前,一前一后摆着,有些像是一人一个。

  「说了要永远只有你一人你也不高兴、说了要忘了你也不高兴,还真是麻烦的男人呀。我到底当时怎麽会和你一个男人搞上的呀?」

  塑胶叉子在蛋糕上面肆虐,鲜奶油被刮得不成型,原本漂亮的模样早被叶修刮花了。

  「谁不高兴了?」,不用想,叶修大概就知道苏沐秋会说这句话。苏沐秋那性子叶修最知道了,毕竟两人都生活那麽长一段时间……不,或许不算长吧?如果说相处的时间,那还是希望能更长吧?如果能别那麽早走,那一定更好。

  「苏沐秋,我喜欢你。」

  一句告白,叶修每年都会说上个几次,或许是一种补偿心理,当时没亲口对人说出来的那些话,现在要趁机说。

  似乎能听见苏沐秋的回复,一句「我也是,我喜欢你。」,对叶修来说,这比什麽话都来得动听,谁喜欢他,那根本不重要,重点是苏沐秋有没有还记着他、还喜欢他,就算苏沐秋不在了,他还是永远活在叶修心中,这是不会变的感情,一直以来,那麽单纯地,喜欢他。

  「或许还要有点久,不过我总有一天会去找你的,别乱想,哥没那麽胡来,还有很多事该做呢。」

  或许是沉重了一点,不过叶修确实是这麽想。

  塑胶叉子插上草莓,叶修把自己的草莓放到另一块没动的蛋糕上,切了一小口自己的蛋糕。

  「草莓拿去,你可之后要还我呀。」

  将来,哪日上了苏沐秋那儿,叶修要全讨回来,包含这几年对他说的那些「喜欢」,他要一滴不剩的全讨回来。


  『叶修,生日快乐。』



评论
热度(7)

© 柚奈 | Powered by LOFTER